Afrique Ameriques Europe Moyen-Orient Internet Nations unies
 
中国 1 February 2007

无国界记者 二零零六年年度报告

面对越来越多的社会不稳定,新闻从业员越来越不依从,由胡锦涛领导的中国政府,以社会和谐为名向媒体着手整理。媒体被迫自我监控,互联网被过滤,外国媒体密切被监视着。

在二零零六年有更多记者被关到狱中。为星加坡报章工作的香港记者程翔因“间谍”罪被判五年监禁。纽约时报中国调查员赵岩被指诈骗判处三年监禁。这两个案件在没有辩方证人、上诉没有辩护权,和受到政治压力下草草进行审讯。

另一方面,高勤荣和姜维平因调查报导贪污事件被判重刑,却在二零零六年得到提早释放。记者俞东岳,在一九八九年天安门屠杀事件中被捕,虽然在二月已被释放,但因长期孤立困在囚室导致精神错乱。至二零零七年一月中国仍有三十一名记者在狱中。

胡锦涛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对部长、大使和党内省官员演讲时表示,美国连同人权组织和自由记者正在煽动一场“有色革命”,他对这“敌意力量”大为愤怒。为了准备二零零七年十月的共产党大会,公安已逮捕至少十二名记者,另外对十多名记者加紧监控,这扫荡行动已伸延至法律界人士。在三月中国律师组织禁止律师们对外国记者谈及“公众事件”,包括失业人士和农民。在九月中国法官受到同样禁制。

中国官方在二零零六年面对八万七千宗社会骚乱事件,一九九四年只有一万宗,官方企图阻扰媒体报导民众正在扩散的不满情绪。在十二月新华社再次提起“敌意力量”,指人权组织和外国记者企图利用民众事件来扩散社会骚乱。在此之前的数星期,一名美国摄影记者前往中国南方农村,采访农民起义对抗地方政府,他被警方拘捕和殴打。

不容异己的新法律

为了避免名誉受损,政府在人民大会上提供一个处理危机的草议案,对刊登未经许可的报导的媒体,罚款最高一万欧元。新快报社论说,要是资料来自官方,也无法证明它们是正确和可靠,新法律根本没有考虑到这点。新法律更令人无法知道天然灾害背后是否有人为错误问题,在这情况下,新法律帮助了贪污官员隐藏舞弊。

中宣部不断打击所有违背胡锦涛所谓和谐社会新意识形态的文章。媒体编缉每天都收到被禁报导题目的详列单,包括农民、失业人士和西藏人的抗议。监控者在编缉办公室制造恐怖气氛,无一可以漏网。每年官方监控事件数以千万计,譬如说,媒体不能报导有关四月在国内南方已证实的新禽流感案例。在六月西安三轮车工人抗议示威,中国媒体完全没有报导。

在一系列周年纪念日子中,包括毛泽东逝世三十周年和文化大革命四十周年,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在七月颁发警告,“新闻出版在意识形态教育方面扮演重要角色,我们国家的安全全赖新闻制作的严紧监控。” 被认为过分轻浮不庄重的电视台节目亦受到控制,例如湖南电视台生活频度播放的<造星工厂> 。

二零零六年里很多被认为过分开放的媒体遭到意识形态打压。年初中宣部把记者李大同和卢耀刚在冰点周刊的职务撤消。此举引起行内和共产党内部强烈反应。为了制止这些争议,官方把有关联系全部禁制,监控记者的论坛,以及派公安人员到编缉办公室。李大同说:“新一代的新闻从业员依照西方理论学习,再不相信共产党的新意识形态,没有新闻自由,国家里没有一个部门容许我们扮演监督角色。”

<新京报>日报和<南方周末>周刊,几年来为能够作出新闻调查报导而骄傲,但亦被官方指其文章太独立而被处罚。青年联盟属下的<中国青年报>亦被控制,数名编缉被调离职位,并加强对高层主管的监控。在上海、广州和深圳的新闻组织,尤其在财经新闻方面,经常试图跨过监控的界限,尤其调查越权情况。很多记者可在在互联网新闻上暂时栖身, 但仍然遇到同样被监控的困难。

随着媒体的私有化,新闻集团偶然出现在北京和上海股票市场。中国目前有二千份报纸,二零零六年每日出版一亿份,还有八千本杂志和七百家电视台,正处於市场发展的阶段。虽然自从二零零一年中国已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但政府越来越偏向保护主义。二零零六年新华社被制定为唯一可以向中国媒体出售新闻、图片和摄录片的机构。此官方新闻机构明显是要保护国家经济和政治垄断,同时独占以前可自由出售的财经新闻红利。四月政府禁止在媒体方面的新合资企业发展。民族主义亦渗入娱乐世界,九月官方禁止电视台晚上播放非中国制作的动画片。

殴打和诽谤官司有所增加

对新闻从业员的身体攻击已不再局限是公安人员的所为,有商人雇佣匪徒和自己亲信袭击记者,无国界记者已录得大约四十多个此类案例。根据官方机构表示,新闻工作已成为第三种最危险行业,首两种是煤矿和警察。风险最高的是小型报纸记者,他们持着披露罪恶的热诚,追溯独家新闻而引来危险。两名记者吴湘湖和肖国鹏于二零零六年被警方杀死。

诽谤案件更越来越普遍,有时还用来封着调查报导的媒体嘴巴。六月苹果公司台湾供应商向<第一财经日报>两名记者追讨三百万欧元赔偿,该报就 IPODS 制造厂工作情况作了调查报导,台湾供应商随后因国际压力撤消这次追讨赔偿。

在城市和乡村收音机仍然非常流行。数以百万计中国人都拥有收音机,可以选择收听国际电台,因为其讯息与中国电台有很大差别。很多人收听<英国国家广播电台>BBC 和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中文节目,但它们的广播频道被干扰。用来制造这‘隔声墙’的部份天线器材,由法国THALES 公司供应。无国界记者曾测试<西藏之声>和在西藏地区的<自由亚洲电台>干扰情况,官方在中波及短波上用刺耳声音和中文教育节目作代替。

电视台方面,尤其是有线电视台,正在迅速发展。中国有超过七百家全国性和地区性电视台,接近二千个有线电视台,广播五万六千小时的节目。但只有属於国家的<中央广播电视台和电台>就遍布全国范围,和垄断整个市场。地区性电视台虽然非常有活力,但受着北京和地区政府的监控。三月上海财经节目一位主播人因被指言论太开放而禁止出镜。香港凤凰电视台需靠卫生接收,只有外国人和大部分官员可收看到。游客住宿的酒店饭店可提供英国BBC 和美国CNN 节目,但每当有敏感题目的节目广播时,官方监察员仍然可以作出干扰,例如二零零六年CNN电视台访问特赦国际组织调查员,讲述有关中国人权问题时,就出现干扰情况。

承诺给予外国媒体新闻自由

基於北京政府被指责没有实现成功申办二零零八奥运所作的承诺,官方宣布修改外国记者采访规则。二零零六年最少有二十五次拘捕、恐吓和殴打外国记者事件。七月一名德国记者在采访云南省建筑水坝争议时被捕。九月数名外国记者在福建省采访暴风摧毁城市而被驱逐。在中国多个媒体网站被封杀,包括<英国广播公司世界广播服务>BBC WORLD SERVICE。

香港虽然继续享受真正新闻自由,但来自北京的政治和经济压力却不断增加。民间电台 管理层被控无牌非法广播。香港居民记者程翔被判五年监禁,令这个特别行政区的记者增加到中国采访的忧虑。

互联网受到控制

中国无疑是世界上懂得互联网过滤最先进的国家。官方细心监察技术发展,确定没有自由发表意见的窗口被打开。最初官方专门针对网站和聊天论坛,现在进一步把监控伸延至博客和交换视象网站。中国今天有一千七百万个博客网站,虽然数目庞大,但很少数勇于谈及敏感话题,批评政府政策的就更少。首先,中国博客工具全部包含过滤器,可阻挡“颠覆”字眼。其次是,进行这些操作的公司无论属於中国或外国,都受到官方施压控制内容。他们派出大批网络控制人员清洗博客内容。最后,中国目前有五十人因在互联网发表意见被捕入狱,难怪人们全力进行自我监控。就在五年前,许多人以为这个不受控制的媒介互联网,会令中国社会和政治出现革命。到了今天,中国正在享受不断增加的地源政治影响,人们开始反过来去想,中国基於监控的互联网模式,可能在未来被推及至全世界。





Asia archives
2009 archives
2008 archives
2007 archives
2006 archives
2005 archives
2004 archives
2003 archives
2002 archives
2001 archives
2000 archives

Asia press releases
3 June - North Korea
Pyongyang judges asked to be lenient with two American journalists
3 June - Afghanistan
US forces arrest a journalist in Khost
3 June - China
“Tank Man” photo displayed outside Chinese embassy in Paris on eve of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2 June - China
Blocking of Twitter, YouTube, Flickr and Blogger deprives Chinese of Web 2.0
2 June - Sri Lanka
Press freedom activist badly beaten in Colombo, hospitali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