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1 August 2008

揭开中国网络监控机制内幕

中国政府为了维护其集权统治,牢牢地控制着传统三大媒体(报刊、电视、广播),导致普通民众没有自由发表言论的场所。而网络的出现,使普通大众终于有了结束这种禁制的工具和机会。

2007年7月18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了《第2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显示,截止到2007年6月30日,中国网民总人数达到1.62亿,半年来平均每分钟新增近100个网民,互联网普及率也达到了12.3%;我国网站数量达到131万个网民。

起初,网络只是以传统媒体的电子版形式出现,但网民可以在文章后面发表简短的评论性言论。1999年BBS的出现,网民开始“以事件为中心”进行讨论,发表自己或长或短的言论。如1999年北约军队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就吸引了许多网民的参与。 2002年BLOG(博客)在中国的出现,网络开始从“以事件为中心”变成了“以人为中心”,网民在网络上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博客受到热烈追捧,2005年出现“博客热”,以至于任何一家“像样”的网站都有自己的博客,标志中国进入第二代互联网时代。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 2005年6月份开始的的第十六次网上调查问卷中,首次将博客(BLOG,网络日志)列入用户“常使用的网络服务”项目之一,在7月21日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7/2005)显示,将博客列为经常使用的网络服务的用户比例为10.5%。2005年7月7日,社科院副研究员郭良发布《05年中国5城市互联网使用现状及影响调查报告》,其中有一项相关数据表明,“有29%的网民开始使用博客”。到2007年4月,仅新浪网一家的博客注册用户就已突破400万。估计全国的博客注册用户已超过1500万。

在中国,由于媒体牢牢地控制在官方手里,只允许“党的宣传机器”存在,不允许独立的民营媒体存在。而且,媒体也不允许外资进入。而网络的出现,对这一状况产生了一定改变,大多数网络是民营媒体,大的网络媒体甚至是海外上市公司,如中国著名的三大门户网站腾讯、新浪、网易,分别在香港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需要指出的是,在中国虽然大多数网络是民营媒体,但仍然不是独立媒体,不能独立于中国官方而存在,中国政府通过其所掌控的政治权力与国家机器对媒体包括网络实行严格的控制,特别拨出巨款建造所谓的“金盾工程”来进行网络封锁,而网络只能在中国政府的控制下,以“自阉”与 “被阉”的方式存在。

中国是世界上为网络封锁投入资金最多, 监控最严厉的国家。中国政府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封锁,监控网上关于人权、自由、民主的言论以及信仰自由的信息,对互联网实施严密监控。中国的网络监控制度目前是世界上最严厉的网络控制制度。但是网民们已经开始使用宪法和法律中关于保障人权与公民基本自由的条款为武器,奋起维权,一点一点地扩展网民的言论表达和信息自由空间。比如像贺卫方、浦志强、萧翰、许志永致书新浪博客,要求新浪博客公开解释删贴的理由。也有网民尝试通过法律手段突破禁制。中国政府为了加强对互联网的控制,先后出台了等行政法规,对网络媒体尤其是民办网络媒体严加限制,动辄给予处罚、查禁甚至取缔。但民办网络媒体和广大网民决不会听之任之、任其宰割,他们已经要求有关部门审查这些法规的违宪性。许多网民投入揭露网络控制的真实面目,呼吁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迫使其收敛明目张胆的封网行径。如“世纪中国”、“爱琴海网”被关闭或查封后,中国知识界与广大网民曾共同发出强大的抗议声浪,使得其在国际上的形象受到很大挫伤。

这份报告就中国网络控制的内在监控机制做了详尽的研究。撰写本报告的作者陶西喆先生(化名)是一位中国网络技术专家。本报告的焦点是中国政府行政部门-新闻办系统-如何控制网络的操作机制以及网民的对策, 同时也 涉及到一些关于中国"网络警察 "的操作情况。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拥有数万" 网络检察员"与" 网络警察"的国家。 几年前, 中国各地省、市公安系统都建立了网络监控特殊部队,但是, 由于这个系统的工作仍然被视为国家机密, 无人知道系统内部具体的操作方式。"网络警察 " 在过去十年中逮捕了几百名网络作家和互联网异议人士。 这篇报告揭示了网监和网警行使相当大的权力, 通过行政命令迫使网络公司快速清除网络上不利当局的信息。

在离奥运会开幕不到一年的时候,这份报告让人们看到中国网络的一个严峻现实: 中国网民的言论表达,出版和信息自由受到愈益严厉的系统性压制。

PDF - 795.7 kb



About us

Contact us
in the world

2005 progress Report
I. The state of press freedom worldwide in 2007
II. The year 2006
III.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field of work
IV. How to help us

Accounts 2006
Income and expenditure
State of accounts at 31 December 2006